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宁海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举报电话:13819844444
搜索
查看: 3350|回复: 5

[图文] 你“税痛”吗?刨刨中国“税痛”的老根

  [复制链接]
     

942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Lv.21 亲王

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67839
在线时间
595 小时
发表于 2016-6-4 12:09:47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你“税痛”吗?刨刨中国“税痛”的老根 思想报道腾讯思享会姚轩鸽2016-06-04 07:21
[url=]我要分享[/url]
8




[size=15.9996px]
[摘要]唯有公开透明,政府的财税权力才可能受到实质性的监督与制衡,才可能防止其大面积的滥用与作恶,减少规模性浪费现象的继续蔓延。

作者:姚轩鸽(财税伦理学者)

精彩观点:

“税痛”可折射一种税制的优劣,也就成为判定一种税制优劣的逆向指标体系。“税痛”不是一点正价值都没有,中医也讲,痛则不通,通则不痛。逻辑上,消减“税痛”也就成为一切国家和社会税制改革的普遍任务与基本目标。

要全面减轻“税痛”,税款的多少应该遵从人道自由原则,由征纳双方自由约定。

刨出中国“税痛”的老根,辨析其特征与本质,只是全面彻底消减中国式“税痛”的必要前提。这些老根不被全面刨出和斩断,中国式“税痛”就不可能得到全面彻底的消减。

这些老根的存在,多是与国家社会治理更大的老根连在一起。比如税权的合法性与合意性,显然受制于国家最高权力的性质,取决于一个国家选择的政体类型。

中国“税痛”的老根被全面彻底刨起并斩断之时,或将是中国财税体制真正优化转型之际,更是中国社会现代文明转型真正实现之日。




以下是文章正文:

作为一个税务从业人员,在与朋友们交往中,免不了听到他们对目前中国税制和税收政策的品头论足,甚至发一些“税痛”的牢骚,撂几句“税痛”的风凉话,包括骂娘声。

其实“税痛”这词,是最近几年才真正热起来的。始于2005年7月刊的《福布斯》中文版一篇文章——“税务世界:扁平并快乐着”。但大范围传播和流行,则是因为2009、2010年中国大陆地区登上全球“税负痛苦指数”排行第二。

“税痛”是“税收”与“痛苦”的合成词和简称,是指税收主体涉税需求、欲望、目的、兴趣及其衍生物没有得到满足时的一种痛苦的心理反应。只是就税收主体而言,尽管征税人也有“税痛”,但就税收本质及发生学意义而言,真正有价值的“税痛”,却是纳税人的税收痛苦。

只是多年来最热的“税痛”话题,个人大多集中在个税免征额高低的调节和房地产税的开征方面,企业纳税人则集中在主要缴纳的增值税或者营业税等税种,以及非税收入负担方面。这也十分正常,因为个人所得税与房地产税都属于直接税,纳税人交了多少税,心里十分清楚,“税痛”感就强烈,不像增值税等间接税,即使被征了税,纳税者也不是很清楚,自然“税痛”感就比较淡弱。

“税痛”的本质是什么?它有哪些类型?形成的一般根源是什么?特别是中国“税痛”有哪些具体的特性?应该如何彻底消减?下面我们就来刨刨中国“税痛”的老根。

一、“税痛”并非总是负价值:疼痛永远是主观的

毋庸讳言,朋友在谈及自己所在行业、所干企业的经营态势,以及税负的轻重与强弱时,大家免不了要喊叫“税痛”,透露出随时收摊不干企业,要过小日子的念头与情绪。更多的人会诉说交税过程中遭遇的纠结和郁闷,或者抱怨税收维权的艰难与成本太大,或者讲述个别税务专管人员自私与刁难的丑事,包括自己所理解的政府市场监管职责缺位,公共产品供给质量的低劣与匮乏等问题。

特别是近年来,由于宏观经济形势下滑,导致不少行业经营不景气状况的弥漫与传染,见面时,一些企业家朋友的涉税抱怨便越来越多。当然,如果自己所干的企业享受到了政府税收减免政策的优惠,也会喜形于色,感激之情溢于言表。

当他们抱怨中国“税负高”“税痛大”的时候,我就有意为税务机关“辩解”,告诉他们,其实就狭义的“税负”,即税务机关征收的税款而言,中国的“税负”并不重,也就20%左右。每当此时,便会引来一些朋友的反驳,认为不管是税务机关收的,还是政府其它部门收的,也不管叫“税”,还是叫“费”,或者叫“金”,对企业纳税者而言,都意味着,是将他们自己的私人财富交给政府了。因此,就应该算做企业的经营负担,多少都会影响企业的发展,从而影响整个行业、整个国家经济的运行质量。因此,总会激动地辩解道:讨论这种负担叫什么名字,是谁负责征收的,有屁意义!

仔细想,这些说法也不是没有一点道理。不管你把这种负担叫做“税负”(窄口径),还是“财”负(中口径),甚或“政负”(宽口径),都意味着纳税人私人可支配财富的减少,都会有“痛”。以2014年为例,宽口径宏观税负(全口径政府收入占GDP的比重)为37.1%。这显然意味着,要高于窄口径宏观税负18.42个百分点,提高了近一倍。

每当此时,我便乘机切换话题,追问他们:如果你们交的这些税、费,或者这金那金,政府是悄悄征收的,你们并不清楚和知道,你们还会有这么痛吗?或者说,如果交的这些税、费,或者这金那金是你们同意的,你们还会有这么痛吗?如果你们交的这些税、费,或者这金那金,确实是为大家花了用了,而且也给大家提供了足够的公共产品和服务,你们还会有痛感吗?这时总有人说:“这和到商店买东西不是一样的道理吗?只要物有所值,当然不会痛苦!”





但我依然会追问:如果你们交的这些税、费,或者这金那金,政府是以大家的名义,但却不是依据你们的用税意愿和偏好而花的,并不是你们真正需要的,还会有痛感吗?此时的回答,总是出奇地一致:“当然痛!”

直言之,如果关于“疼痛”的知识储备不足,对“税痛”的感知与理解就可能模糊不清,浅表化,难以深刻,难以触及“税痛”的本质。

由于“税痛”可折射一种税制的优劣,是税制优劣的“晴雨表”,其强弱、大小、久暂、远近、深浅等等,也就成为判定一种税制优劣的逆向指标体系。就是说,“税痛”不是一点正价值都没有,尽管它是一切优良税制意欲消减的“对象”。爱因·兰德就说:“躯体的快乐感觉是一种信号,标志有机体的行为进程是正常的。而躯体的痛苦感觉则是一种警告信号,意味着有机体的行为进程是错误的,有某种东西正在损害其适当功能,必须做出矫正。”中医也讲,痛则不通,通则不痛。毋庸置疑,这都是在肯定“痛苦”或者“税痛”的价值。因此,逻辑上,消减“税痛”也就成为一切国家和社会税制改革的普遍任务与基本目标。

自然,基于对“税痛”的这种认知,也就很难看清和透视一种税制的真实状况,并及时有效地发出消减“税痛”的真实声音,提出优化税制的科学方案,最大限度地实现税制增进全社会和每个国民福祉总量的终极目的。

道理或在于,正如国际疼痛研究协会给“疼痛”的一个重要注解:“疼痛永远是主观的……”

二、四方面刨出中国“税痛”的老根

不同国家不同社会,由于其政治、经济、文化、历史等背景的不同,其税制优劣差异也各有特色。但是,尽管如此,其基本类型不过上述四种,差别仅在于,有些国家和社会的“税痛”,主要来源于四种中的一种,或两种,但另一些国家和社会的“税痛”,却完全可能来源于四种要素的综合诱发,是一种并发式、系统性、共时性的“税痛”。

因为一个国家和社会的综合“税痛”,应根据下列公式测算:即,税收痛苦指数=(1-最高权力执掌人数/国民总人数)×(1-用之于民税款/取之于民税款)×(直接税总收入/间接税总收入)×现行“税负痛苦指数”×K。“税负痛苦指数”的计算,可继续用《福布斯》的计算方法,K指综合环境因素。





无疑,不同国家和社会,应该针对不同的“税痛”根由,“税痛”的大小,可制定不同的消减“税痛”的策略与方法,不能“一刀切”。

其实,作为“税痛”主要因素的税款,就如同一个家庭支付给保姆的工资一样,如果保姆的工资太高,雇主就可能感到无法承受,就有“痛感”。如果保姆勤快,能干,素质高,有效提升了雇主家庭的生活质量,雇主很可能认为值得,从而愿意忍受和承受。

问题是,如果这个保姆好吃懒做,还有小偷小摸的癖好,而且无视雇主的主人地位,总是给雇主家庭成员脸色看,反客为主,甚至恶语相加,暴力威胁,那这个雇主的“痛感”就很大,无法忍受,一旦有合适的保姆可替换,便会毫不留恋地辞退这个不称职的保姆,免去自己因此而带来的“痛苦”。道理很简单,因为雇这个保姆,背离了他的初衷,花了钱还无法买到轻松与快乐,增添家庭成员的幸福感。

质言之,正如给保姆支付工资,是雇主为了从保姆那里交换到一定的服务,从而代替自己履行家庭职责,争取家庭快乐与幸福最大化一样,税款也是国民为了从政府那里交换到自己不愿、不能、不值生产的公共产品与服务而支付的钱款。就其本质而言,不论雇主与保姆之间,还是国民与政府之间,都是一种目的与手段的利益交换关系,并不是一种原因与结果的关系,彼此都是为了从对方那里交换到一定的物品或服务,也无所谓高尚与卑下,都是在遵循一种“我为人人,人人为我”的社会基本交换原则,以便追求人生快乐和幸福的最大化,都是一种自利利他的生存方式。

因此,这种价款及其具体要求的确定,就应该且必须平等地协商,彼此接受并认同,不得单方强行规定,另一方被动执行。而且,只有平等协商约定的服务契约,“痛感”才可能最小,才可能符合双方的利益,能够享受共赢的快乐。

同理,要全面减轻“税痛”,不仅税款的多少应该遵从人道自由原则,由征纳双方自由约定。而且交税的形式,诸如何时何地交税,在哪个环节交税,对什么对象交税,以及如何减免税等事项,也应该遵从人道自由原则,由征纳双方自由约定。同时,这些约定的内容,还必须符合公正平等原则。即征纳双方基本权利与义务的交换,应该且必须符合完全平等原则;非基本权利与义务的交换,应该且必须符合比例完全平等原则。

终极而言,一切消减“税痛”的目的,都应有助于增进全社会和每个国民福祉总量的增进。

令人极度忧心的是,当下中国的“税痛”,呈现的是一种系统性、复杂性与不确定性交织共振的特征。

因为就当下中国“税痛”的形成根源而言,不是由单一因素构成的,既有税负轻重的因素,也有税种“隐性”的原因,即“间接税为主,直接税为辅”的原因,还有“税用”不公的原因,即征纳税人之间权利与义务分配不公的原因,更有“税权”方面的原因,即税权合意性不足,民意基础不广泛,纳税人权力主体地位失位等方面的原因。

毋庸置疑,这四个方面的“税痛”原因,便是中国“税痛”的老根,差别仅在于这些老根的深浅、大小、粗细以及软硬不同。而且,最硬、最大、最粗、最深的老根,就是税权的民意基础不坚实,即纳税人权利主体地位缺失,随后则依次为“税用”的公正性欠缺之根,税种的“间接税为主,直接税为辅”之根,以及税负轻重之根。

刨出中国“税痛”的老根,辨析其特征与本质,只是全面彻底消减中国式“税痛”的必要前提。这些老根不被全面刨出和斩断,中国式“税痛”就不可能得到全面彻底的消减。

三、刨清中国“税痛”老根难,彻底斩断更难

由于中国“税痛”老根存在的系统性、复杂性与不确定性等“痼疾”,要彻底理清实在不容易,要全面刨出并斩断更难。





刨出了税痛的老根,如何斩断呢?

首难在于,这些老根的存在,多是与国家社会治理更大的老根连在一起。比如税权的合法性与合意性,显然受制于国家最高权力的性质,取决于一个国家选择的政体类型。就是说,国家最高权力的性质不变,税权的性质也不会变。国家最高权力如果是由少数人主宰和掌握,最高税权就不可能由大多数国民主宰和掌握。

具体说,如果关于税负高低的决定权,在哪个环节征税的决定权,对谁、在何时何地征税的决定权,以及以哪种税种征税,即直接税为主,还是间接税为主,等等,决定权都是由少数人比如由少数官员主宰和掌握,那就不可能全面彻底地消减“税痛”。

道理在于,一方面,最高税权的性质,会从总体上决定一个国家和社会的税制优劣,从而影响一个国家和社会总体“税痛”的强弱、大小、久暂、远近,以及质量和范围。另一方面,税权是迫使被管理者不得不服从的一种强制力量,税权是一种强力,但强力并不等于税权,唯有合法的强力,才是一种税权。因此,只有在合法税权保障下的征纳税人之间、纳税人之间、征税人之间、国际之间,以及人与非人类存在物之间的权利与义务分配,才可能符合自由平等公正的原则,才有可能全面彻底地消减“税痛”,斩断“税痛”的老根。因为,权利是权力保障下的利益索取,义务是权力保障下的利益奉献,权力不合法,何谈权利与义务的公正平等分配!

但就“税痛”老根的深浅、大小、粗细以及软硬等综合要素,及其实践的可操作性而言,要全面刨出并彻底斩断“税痛”的老根,则应该遵循先易后难,即先浅后深、先小后大、先细后粗、先软后硬的原则与步骤进行。

具体说,降低“税负”,减轻“费负”,应是斩断“税痛”老根是第一步,而且最紧迫的任务与目标。既必须尽快全面清理各级政府目前尚在固守的一些行政规费收缴项目,也应该按照税收收入总体减速、总量降低的原则,明确“结构性减税”的真正内涵,避免朝三暮四式的减税游戏。唯有此,才可能推动实质性的减税,彻底为企业减负,帮助企业尽快转型求生,一起渡过经济长期下行的难关。当然,革除税费“烦苛”之弊,也是题中应有之义。





必须推动财税公开透明

其次,要斩断“税痛”老根,必须推动财税公开透明。财税公开透明意味着,只要公开“税痛”的老根,就可让民众知道问题所在,有助于倒逼税制改革。无疑,这是斩断“税痛”老根永远不可忽视的一支重要力量。对政府而言,征税或用税,都必须公开、敞亮、诚信,即心口一致,言行一致,内外一致。为此,必须尽快建立“直接税为主,间接税为辅”的税制,改变目前中国间接税占比较大达60%-70%,直接税占比较小的现状,让广大纳税者能清清楚楚、明明白白地交税,从而消除隐性的“税痛”,自觉肩负起监督政府用税权的重任,改变目前“植物人”的生存状态。

同理,财政支出也应该公开透明,并接受来自民众的全面监督。即预算必须公开透明,每年花了多少钱,花到哪里了,效果如何,等等,都要给民众有交代,有告知,不能随心所欲地乱花钱。因为,花钱只是形式,国民从政府那里交换到高性价比的公共产品与服务才是根本。

而且,唯有公开透明,政府的财税权力才可能受到实质性的监督与制衡,才可能防止其大面积的滥用与作恶,减少规模性浪费现象的继续蔓延。

再次,必须推动财税公正建设,这是第三步。不仅要建立征税公正平等机制,而且也应建立用税公正平等机制。简言之,必须建设征纳税人之间、纳税人之间、征税人之间、国家之间,以及人类与非人类存在物之间权利与义务公正分配的财税体制,全面优化财税的五大基本关系,既促进基本权利与义务之间的完全平等分配,也促进非基本权利与义务之间的比例平等分配。

同时要全面落实新预算法,提高财政资金的使用效率,为全体国民提供高性价比的公共产品与服务。不仅在公共产品与服务的数量上要有所突破,在公共产品的质量上也应该有所作为。关键在于,公共产品与服务供给要注重结构性优化,既注意基本民生类公共产品的供给,也要注意基本社会类公共产品的供给,还有高级层次的精神类公共产品的供给。

最后,要努力建设纳税人主导的财税体制,唯有如此,才可能真正从根本上斩断中国式“税痛”的老根,实现增进全社会和每个国民福祉总量的终极目的。

毋庸讳言,建设纳税人主导的财税体制,最大障碍在于目前政府及其官员主导的财税体制。由于这是一次重大的利益调整,其阻滞与障碍注定很大,根本不可能一蹴而就。

总之,政府及其官员主导的财税体制,这才是中国“税痛”的最大、最粗、最硬的老根,非一日之功所能刨出和斩断。而要真正刨出中国“税痛”的全部老根,并彻底斩断,既需要改革者有足够的勇气,更需要改革者具备足量的智慧。中国“税痛”的老根被全面彻底刨起并斩断之时,或将是中国财税体制真正优化转型之际,更是中国社会现代文明转型真正实现之日。




评分

参与人数 1积分 +6 收起 理由
冲冲卫浴 + 6 很给力!

查看全部评分

下载宁海在线客户端
     

449

主题

8774

帖子

4万

积分

Lv.20 君王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48638
在线时间
528 小时
发表于 2016-6-5 15:04:55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及其官员主导的财税体制,这才是中国“税痛”的最大、最粗、最硬的老根,非一日之功所能刨出和斩断。而要真正刨出中国“税痛”的全部老根,并彻底斩断,既需要改革者有足够的勇气,更需要改革者具备足量的智慧。中国“税痛”的老根被全面彻底刨起并斩断之时,或将是中国财税体制真正优化转型之际,更是中国社会现代文明转型真正实现之日。




回复 支持 1 反对 0

使用道具 举报

     

670

主题

8206

帖子

4万

积分

Lv.20 君王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49270
在线时间
661 小时
发表于 2017-9-6 20:52:01 | 显示全部楼层
政府及其官员主导的财税体制,这才是中国“税痛”的最大、最粗、最硬的老根,非一日之功所能刨出和斩断。而要真正刨出中国“税痛”的全部老根,并彻底斩断,既需要改革者有足够的勇气,更需要改革者具备足量的智慧。中国“税痛”的老根被全面彻底刨起并斩断之时,或将是中国财税体制真正优化转型之际,更是中国社会现代文明转型真正实现之日。
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670

主题

8206

帖子

4万

积分

Lv.20 君王

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Rank: 20

积分
49270
在线时间
661 小时
发表于 2018-1-11 18:22:39 | 显示全部楼层

只看该作者

你们敢吗?

你们说你们最伟大,可你们敢让我们作选择吗?

你们说你们最英明,可你们敢让我们有选票吗?

你们说你们最正确,可你们敢让我们来监督吗?

你们说你们最为民,可你们敢让我们有权利吗?

你们说你们最光荣,可你们敢让我们无墙上网吗?
人的一生只要有够用的财富,就该 ...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942

主题

1万

帖子

6万

积分

Lv.21 亲王

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Rank: 21

积分
67839
在线时间
595 小时
 楼主| 发表于 2018-7-24 21:12:41 | 显示全部楼层
作者

你们敢吗?

你们说你们最伟大,可你们敢让我们作选择吗?

你们说你们最英明,可你们敢让我们有选票吗?

你们说你们最正确,可你们敢让我们来监督吗?

你们说你们最为民,可你们敢让我们有权利吗?

你们说你们最光荣,可你们敢让我们无墙上网吗?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140

主题

505

帖子

1720

积分

Lv.5 举人

Rank: 5Rank: 5

积分
1720
在线时间
0 小时
发表于 2018-8-11 12:49:53 | 显示全部楼层
ERTT
回复 支持 反对

使用道具 举报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客户端|宁海在线 ( 浙B2-20090316   

,GMT+8, 2018-10-18 23:44 , Processed in 0.052729 second(s), 26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0-2015 NHZJ Inc.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819844444  举报邮箱:admin@nhzj.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