设为首页收藏本站

宁海在线

 找回密码
 立即注册

QQ登录

只需一步,快速开始

举报电话:13819844444
搜索
查看: 2150|回复: 0

宁海作家浦子 “王庄三部曲”学术研讨会在沪举行

[复制链接]

1553

主题

3384

帖子

1万

积分

Lv.17 二品巡抚

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Rank: 17

积分
13580
在线时间
255 小时
发表于 2017-11-18 09:43:49 | 显示全部楼层 |阅读模式
十六年深情书写故乡 宁海作家钩沉浙东精神史
宁海作家浦子 “王庄三部曲”学术研讨会在沪举行
       搜狗截图17年11月18日0940_1.jpg

       浙江在线11月15日讯(浙江在线通讯员 嘉宁 记者 李月红)日前,宁海籍作家浦子的 “王庄三部曲”学术研讨会在上海复旦大学举行。历时16年创作长篇小说“王庄三部曲”——《龙窑》《独山》《大中》,以百年历史,百位人物,百万文字,尽揽浙东人民的生存状态与风土民情,与会作家、学者认为,浦子小说找到了“独特的我”,他凭着自己的民间写作立场和深厚的文学功底,在别人没有涉及的领域,闯出一条属于自己的路。
  浦子本名潘家萍,中国作协会员,1957年出生在宁海县冠庄,这个村庄1897年诞生过国画大师潘天寿。与潘天寿一样,浦子从小生长在农村,深知农事的困苦和艰辛,为此,这片土地对生养于斯的浦子影响深远。他在业余时间默默耕耘文学之田,建树颇丰,著作已经有十多部。
  长篇小说“王庄三部曲”是浦子创作时间最长、写作过程最艰辛、文学成就最突出的作品。三部曲中,《龙窑》以清末五十年,《独山》以民国时期为背景,《大中》以新中国浙东虚拟的山海县王庄为聚焦点。作品惟妙惟肖地呈现了浙东人的精神发展史。
  在复旦大学光华楼学术厅,向来以严谨、前端著称的复旦学术研究专家们谈论最热烈的议题是,当代文学中同质化、类型化如病毒一般,在逐渐侵袭中国文学的健康肌体,而他们从浦子的长篇小说“王庄三部曲”中发现了解决这个难题的途径,那就是浦子小说里展现的独特的秉赋,其创作实践是一个成功的突破。
  复旦大学图书馆馆长,著名文学史家陈思和致辞并作主题发言。陈思和教授认为,浦子是坚持民间写作的理想作家,他的作品是中国文坛中的独特现象。他站在老百姓当中写作,将民间故事与奇妙想象结合在一起,将本乡本土的沉重质感与百年来的中国文化历史结合在一起。他并不以概念的图解,而是以生动的故事,阐释了中国式的文明如何产生;叙述手法的自由并没有让人感到丝毫轻松,而是沉重与压抑。

搜狗截图17年11月18日0942_2.jpg

  中国作家协会书记处书记吴义勤同意陈思和教授的观点,浦子的小说是民间的,没有先入为主的概念的写作。吴义勤指出,三部曲是“文学中的新发现”,浦子的小说异常丰饶,包含了历史、社会、人性等诸多元素。很作家作品里概念化的东西,在浦子的书写中的却是复杂的,具有多重歧义,这种丰富性和复杂性是评论家所期待的;小说具有强烈的厚重感,将漫长的历史拉入到文学的构思中,建构了中国人的生活方式、精神方式、生命方式,书写了扭曲的变异的中国人的痛苦,深刻而又深重。这种文学的野心和雄心都值得敬佩;它无所不在没有拘束的想象力,以性的角度切入,挑战文学的正常秩序,充满喧哗与骚动,由此塑造了许多具有浙东地域特点的传奇性人物。吴义勤认为,浦子是一位“文学潜力非常大的作家”。
  浙江文艺出版社邹亮总编首先对浦子耗时16年创作出这部呕心沥血之作表示祝贺。浦子作品中的人物性格的演变不大清晰,人物行为合理性方面可能也有所欠缺,有人说这是受到了魔幻现实主义的影响。邹亮总编则认为,这更像是是中国水墨画的一种表现方式,在浓的地方层层运笔,淡的地方留白,这种酣畅淋漓的表现方式,体现了作家对土地的精神依恋,化不开的乡土情结化随着民间想象得到了别样呈现。他是浪漫主义者,更是表现主义者,表现出来的是浙东地区山民不屈不挠的雄心壮志,表现出了几代人在百年历史当中的风云际变与人性挣扎。与许多曲径通幽的精致的南方作家不同,这部作品当中有有许多大胆的想象,精神内涵丰富,让人眼前豁然一亮。
  宁海县委常委宣传部长叶秀高肯定了浦子作品的高度,表示宁海县今后会加大对文学的支持力度。宁波市文联党组成员、巡视员黄旭航表示,宁波市文联都认同浦子的文学成就,借此机会希望加强宁波市的文艺工作。
  浙江省作家协会创研部苏沧桑副主任代表浙江省作家协会表达诚挚问候,并祝贺浦子。苏沧桑副主任精炼地概括了三部曲的文学内涵。她表示,浦子怀着对文学的执着,用百年历史,百万文字,百位人物,书写了浙东文明的生存状态和对风土人情的构想,可谓鸿篇巨制,是反映浙东人刚强血性、温柔敦厚、隐忍中庸的精神赞歌,谱子是从乡土走来的作家,因农事的艰辛和对故乡人的深情,让他的小说语言充满了南方小说作家少见的刚烈之心,又呈现出强烈的浙江地域特征。作品的内涵深刻厚重,为浙江当代文学,铺下了浓墨重彩的一笔。她指出,浦子16年的写作,承载着一个人的梦想,一种对故乡深沉的挚爱,王庄三部曲的出版是一次深情的回望,一段厚重的历史,一种鲜活的文化。
  澳门大学中文系主任朱寿桐教授选择的角度是“浦子小说创作的思维特性”。三部曲的特别之处在于,这是一种二元对应的思维方式。二元对应的思维方式不是一种互相否定的、互相冲突的、互相征服的相克方式,而是相辅相成的关系。体现在男性与女性的强势与软弱、男性与男性的争夺与冲突等性别差异方面,体现在官与民、官与匪、民与商等任务的社会关系之间,体现在西方现代文化与中国传统文化的调和方面,也体现在具体的语言表现形式上。这揭示了传统农村宗法秩序的完结,而又传达出江南社会走向现代文明的和谐的可贵性。因为二元相应的思维方式代表的是一种社会和谐的可能性,这就与莫言等作家的写作宗法社会的表现有了区别。
  复旦大学中文系副教授,青年评论家金理认为,这部小说主角独特性在于它虚实的塑造。王世民他为沉闷保守的乡土中国的村落,带来了资本主义的萌芽。小说从头到尾,都没有人指导这个神秘的外来客身世和来历。金理从小说当中至少找到了两处暗示,一个是那场大火本身就是一个复杂的具有象征意味的意象。它意味着光明、温暖,也意味着痛苦和死亡,它既是毁灭,也可能是一种新生。火本来不属于人间,这在世界很多同类小说当中都有相似的主题,我们也可以把王世民看作是普罗米修斯式的窃火者,带来新文明的起源。另一个暗示是,他总是模模糊糊地提到日本、英国等国家,可以揣测他可能来自于一个文明形态比王庄更先进的理想国度,而他想要依靠残存的记忆,把自己在理想的国度当中所习得的这些制度措施进行移植。小说当中他又变回成“肉球”,是类似于庄子寓言里的反省。这部小说还书写了启蒙和民间的拉锯,这样一种探索本身可以表达出作家的文学深度。
  上海师范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评论家杨剑龙从浙江文学在现当代文学史的重要地位引出话题。杨剑龙教授说,从“五四文学”到四九年以来的现代文学,浙江占了半壁江山,比如鲁迅、周作人、茅盾、夏衍等,如果将这些知名作家抽去,中国的现代文学史估计就要掏空一半。所以浦子的创作是文学发展的一种延续。主要体现在他浓郁的乡土情结和传承了五四以来的乡土叙事。中国文学当中的经典作品,也都和乡土有关;他庞大的史诗创作与民俗意味结合得相当充分,三部曲从晚清、民国一直写到当代,将王庄三代人与中国发展的构想紧密联系,配合以充分的民俗元素,为作品赋予了诱惑力。小说是语言的艺术,浦子对语言的驾驭十分成功,具有独特的地域色彩,雅俗共赏;在艺术结构和情节推进方面,浦子也有意识的进行设计,但是用性的欲望书写来推进情节,有所利也有所弊,所以杨教授也希望浦子在今后的创作中采用更多元的书写方式,争取在文学史上留下更经典的作品。
  江苏省作协副主席,著名评论家汪政用“南人北相”一词评价浦子的三部曲。他指出,浙东文化地理的特殊性塑造了作品人物的特殊性格,多丘陵的自然环境,让浦子笔下的人物呈现了“南人北相”的特点;浙江不仅“藏富于民”,而且“藏文于民”。哪怕是只有二十几万人口的小县城,一位刑警队长就能够写出好作品。作为江苏作家协会会员,他认为这是他值得向浙江文学学习的地方;浦子史诗化的叙述是一种“有难度的写作”。是挑战自己的写作。这种写作是长篇小说里面的传统工艺,就快要失传了。如何驾驭百位人物之间错综复杂的关系,需要作家和艺术家花费时间去打磨,不能用急功近利的心态去处理。这也体现了浦子巨大的勇气和牺牲精神,当代文学应当把这种传统的美学工艺传承下去。
  辽宁师范大学教授,著名评论家张学昕也评价浦子的创作是少见的“失传的写法”。他将浦子与辽宁作家沙里途作比较,认为他们的作品都是史诗式的叙事结构,汪洋恣肆,泥沙俱下,不能用看待传统的作品脉络等视角来审视,“这种小说形态确实很特别。它当然有它的问题,但也有自己的平衡方式。就像是陕北信天游,那种原始的唱腔,质朴的状态,都不比帕瓦罗蒂比拼技术的音乐差。”浦子写法的突出优势在于他的控制力,这是一部表达生命力的小说,成功地书写了大的时代是如何进入到一个家族,进入到个人的生活状态种的。与现实主义计较概念不同,这是自然主义的写法,包含了丰满的,自由的,奔放的因素。他没有概念的植入,对道德伦理亦是模糊的,但这样反而呈现了真实的,粗劣的,原始的生命力。张学昕教授也从小说叙事学、阅读审美等角度,会对浦子提出了更高的要求,比如他的节奏感和叙述语言方面。
  浙江大学文学院教授姚晓雷把浦子的三部曲称作是“有分量的小说”。他表示,这部小说挑战了既往的阅读经验。这部小说的第一句话是“寡妇翠香以为那是一条狗。满天的白雪,一朵一朵地就从她茅厕的屋檐往下掉”,似乎是类似贾平凹的飘逸、灵性的语言。然而在阅读之后,可以感受到语言背后有一种沉重的东西;他觉得浦子是写诗的人,而不是个小说家,没有一个人物形象是立体的,饱满的,都是根据作家的意念设置出来的人物。他要表达自己的一种文化观、历史观——用武侠小说的一种功法来说,提供的是一个“辟邪剑谱”。他探讨的是一种文化出路的问题,实际上却把现在的乡土作家所用的集中文化资源都封死了,比如性与启蒙。小说里体现的文化资源很多,但是浦子没有选择认同一种,而是表现得比较迷惘。所以说,浦子是这个时代一个惆怅的乡土诗人,用雅俗结合的乡村图景来表达对社会的思考。中国作家协会会员储吉旺热爱文学,仰望文学。他对三部曲有四点感触:有家乡的情结,宁海的语言;挖掘出了独特的地域特色;写出了新意;关注经济的问题。
  山西大学文学院教授,著名评论家王春林亦认为“王庄三部曲”是厚重的小说。从乡土叙事的角度来说,王春林将百年来的乡土小说划分为五种类型:启蒙叙事、田园叙事、阶级叙事、家族叙事、村落叙事。三部曲可以划入第五种“村落叙事”的范畴,带有地方志的意味;《龙窑》可以看作是历史小说,然而并不是那种还原历史风物的历史小说,而是凸显现代意识,“借历史之酒杯,浇今人之块垒”;魔幻现实手法的运用,在主人公王世民身上非常明显,是作家想象力的体现。
  陕西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小说评论》杂志社主编李国平顺承汪政“知人论世”的话题,谈了“浦子身份考”:50年代生,农家子弟,“你的经历就是我们这代人的经历,你的乡村记忆就是我们这代人的乡村记忆,你的文学梦之发源,也是乡村青年改变自己身份的唯一出路”,他的情感思想、身体经历与这代人都有共通点;身居基层,却执着于文学,在两个矛盾的身份之间来回切换,呈现出民间写作的特征——从写作身份到写作形态均是如此;浦子是拥有乡村文化记忆的人,祠堂、族长、乡规民约、婚嫁习俗等内容常见于小说之中。他还列出了人物关系表,隐含了谱系意识。
  最后,浦子发表了自己的文学感言。他感恩评论家对他的勉励,表达了几个主要收获:在创作动能上,他虽没有上过全日制的大学中文系,1974年毕业就回乡做农民,在恢复高考后读了技校。他自谦道,“懦弱了大半辈子,唯有写作是坚强的。”他大部分的文学修养与创作都来自自修与自觉。除了家人朋友,也得到了文学杂志、媒体副刊的编辑的支持。浦子特别提到原来做编辑的陈思和教授、湖南文艺出版社资深编辑管筱明、浙江文艺出版社总编邹亮等人,分别给予了他在小说语言上的自信心,并编辑、出版浦子的作品。浙江省作协则在《龙窑》出版后就立即召开研讨会,推荐参评“茅盾文学奖”;在文学理论方面,评论界的翘楚精英代表了文学界最高水准,他们对浦子作品的批评建议,让作者本人有“与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的感慨;在友情方面,浦子长居县城,进行生活与创作,少有与文学朋友交流的机会,他感到有缘。在纯文学衰微的时候,能够召开如此高规格的研讨会,本身就是希望所在。他更希望会议之后,各位评论家能继续关注他的创作,支持他的理想,指明他的创作道路。

下载宁海在线客户端
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 立即注册

本版积分规则

Archiver|小黑屋|客户端|宁海在线 ( 浙B2-20090316   

,GMT+8, 2018-7-18 01:11 , Processed in 0.043222 second(s), 25 queries , Apc On.

Powered by Discuz! X3.2

© 2000-2015 NHZJ Inc.

违法和不良信息举报电话:13819844444  举报邮箱:admin@nhzj.com
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